霜雪千羽

  趁晚自习画了个高中乐乐(大概?)
  手残别打我ヽ(゚∀゚)ノ
  毕竟画得和女孩纸一样(划掉)

乐乐的发型大概就是这样,手残别骂我(ฅ>ω

【双花】我的zz同桌
按照惯例,到了新学校就会到新班级,到了新班级就会选班干,so,xx学校一年2班的班干都是谁呢?让我们在这个星期五下午班会课揭晓~\(≧▽≦)/~
     “我觉得宣传委员就是这个妹子算了”孙哲平看着手中的宣传画讲到
       “话说就是选个班委为什么还要发宣传单ヽ(´・д・`)ノ”张佳乐吸了口奶
         “我们班是实验班,所以为了表现,申请这节班会课公开选举,也就是说,班干选举将会做到真正公平公开公正”孙哲平捋了把张佳乐的毛

        “但是我们为什么还要跑1000米?”张佳乐在跑道上对休息的孙哲平呐喊“你有为啥不用跑???”“我是校队的”孙哲平十分淡定
        行吧,跑就跑,小爷我还怕了你不成,张佳乐一个白眼飞去
 
      怎么说呢,张佳乐的头发长又不长,短又不短,跑起来的时候头绳不小心掉了,风一吹,我类个乖乖,那发型,我拿良心保证,看了一次就不想看第二次,跟匹马一样,你想看???

【双花】我的zz同桌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众多
·有错欢迎指出,请轻喷

         孙哲平现在很不开心,就是你和别人一起出去吃饭结果别人的饭已经好了你的还没上的那种。至于他为什么不开心当然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毕竟有钱(这两个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我也不知道╮(╯▽╰)╭)咳,扯远了,让我们回到几个小时前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孙哲平好好地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手里拿着一杯豆浆和一个手抓饼的那种赶公交必备套餐,结果突然身边一个粉毛闪过,掉地上了,现场那叫个惊天地泣鬼神,跟杀人现场一样,重点是那粉毛还向刚靠站的公交车冲去,边喊着:“同学不好意思啊,只要有缘在下必定赔偿。”,小辫子一甩一甩的,等孙哲平反应过来那个粉毛已经冲上公车,但没多久孙哲平又听到一声尖叫:“woc,我书包呢?!哎!等等,我要下车!”,孙哲平看着脚边的粉嫩嫩的,还有一个毛绒绒的兔子挂件的书包心情复杂,本着争当好市民人人有责的精神,虽然听起来和让韩文清娇羞一样不靠谱,但孙哲平还是默默的把书包捡起,在众人议论他是不是得罪了女朋友的声音中拎着它到了新学校——xx学校(单纯的不想想名字)的一年2班。
    但你告诉我这个粉毛是什么回事?!孙哲平在看到自己位置旁的粉毛如是想到。

        张佳乐心里很难过,因为他把昨天刚买的书包弄丢了,就是那个粉嫩嫩的还有兔子挂件的那个,在他撞到了个堪比韩文清的钱包脸的人后能丢了,更悲剧的是他发现他上错车了,把6路看成16路上去了,还发现自己没有零钱,只好投了5元,然后又花5元回去,花3元买了瓶红茶,又投了6元进去(一个5元和一个1元),司机用一种看zz的眼神看着他,张佳乐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他到了新教室才发现“我…我的钱”(那么问题来了,张佳乐亏了多少钱( •̀∀•́ )),张佳乐把头埋在桌子上(?),但还是对那个早上刚撞到,拎着自己书包,满脸黑线的人露出来了一个标准的露齿笑,虽然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书包在那个人手上

     “哎,你好,我叫张佳乐。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我会帮你带早餐的。”张佳乐的脸上挂着神圣的笑,以一种“看吧我多好还不快谢主隆恩”的语气缓缓地说到。不得不说,张佳乐的小辫子扎在后面还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衬衫还是十分像个女孩纸的,so,孙哲平面露娇羞(并不):“你好,孙哲平。”“那我叫你大孙好了,哎,等会儿,你咋的有我的书包捏?!原来是你拿了我书包!我不就撞了你一下吗,大不了我让你也撞一下,至于拿我书包吗?!”“张佳乐同学,首先是你把书包丢到我脚边的,其次,你把早餐钱赔我。”孙哲平看在张佳乐是个女孩纸(?)的份上和蔼地说到“哦(⊙o⊙)”张佳乐懵逼但还是赔了钱。
       
      大概是不打不相识吧,反正从那以后张佳乐就“大孙大孙”地叫了,孙哲平呢,也就把张佳乐当做一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可爱的女孩纸看待,直到老师让他们填资料,“张佳乐你竟然是男的?!”“那不然呢?!”你天天扎个小辫还背着粉色书包谁会以为你是男的啊ヽ(´・д・`)ノ孙哲平如是想到。但还是没有告诉张佳乐他已经是班花了的这一事实。虽然后来全班都知道了,但张佳乐仍是班花,可喜可贺,让我们鼓掌👏以资鼓励(鼓励你妹哦ヽ(´・д・`)ノ)